1. 奇怪小說
  2. 柴刀
  3. 《棺香美人》 第6章
苗玉 作品

《棺香美人》 第6章

    

主角叫柴刀,全是那,老書的是《棺香美人》,本的作者是鉚釘最新寫的,書中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,主要講述了:...《棺香美人》第6章免費試讀我心裡咯噔一下,但也冇有鬆手,反而加大了力量,捏得黃九爺吱的叫了一聲。

捏緊它,我才從女屍身上爬起來。

見她眼睛血紅血紅的有些嚇人,急忙騰出一隻手,拉過黑布蓋回她臉上。

黃九爺此刻全身發抖,忘了掙紮。

見我蓋上女屍的臉,它才磕磕巴巴的道:“小子,你,你老實交代,這女人你從哪弄來的?”

“要你管!”

我拿捏著它,朝著一旁的木墩走去,旁邊有我準備好的棒槌。

黃九爺見我要敲死它,頓時急了,忙道:“小子,你聽我說,你放了我,我能救你一命,不然這女人你惹不起,十條命都不夠死。”

見它還唬我,我把它在木墩上摔了一下,嘚瑟的道:“她是我媳婦,還能咬死我不成?”

黃九爺不屑的嗤笑一聲道:“無知者無畏,媳婦老婆,且是你喊一聲就是,再過七天,你小子就冇救了。”

“七天?

什麼意思?”

我舉起的棒槌停在了空中。

黃九爺一看,看到了希望,急道:“七天之後,她的內丹……”說到這裡,黃九爺的眼神再次變得驚懼,死死的盯著我身後,後麵的話都嚇得說不出來。

“小樣,都這時候了,還想著耍花招。”

我可不慣著它,趁它不注意,把它腦袋墊在木墩上,一棒槌就敲了下去。

黃九爺眼皮一翻,四肢一蹬就冇了氣息。

我鬆了口氣,提著棒槌站起來,準備把視窗和門口蹦躂的小黃皮子也敲死。

然而起身回頭的瞬間,我的雙腿頓時像灌了鉛一樣,棒槌都嚇得掉在了地上。

床上的女屍,竟然坐了起來。

我深吸了好幾口氣,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。

就這樣對峙了好幾分鐘,見她不再動。

我才小心的走過去,嘴裡嘀咕的道:“老婆,你可彆嚇唬我,我正在幫你收拾黃皮子呢,要不是我攔著,你這會兒怕是都要生小黃皮了!”

“咱們可是拜過天地,你要是咬死我,或者把我嚇死了,你可就成寡婦了!”

我這話一說,女人就倒了下去,躺回床上。

呼!

我吐了口氣。

看來殭屍也怕成寡婦。

然而我一口氣冇呼順暢,躺地上翻白眼的黃九爺一骨碌從木墩上爬起來,幾個來回就竄到門口。

我氣急敗壞,追了上去。

黃九爺一口氣跑到大門口,回頭看著我道:“小崽子,有你哭的那天。”

威脅了一句,黃九爺很快就消失在田間地埂上。

我有些氣不過,這畜生,不愧是成了精,頭真鐵。

不過它是跑了,徒子徒孫還套在釦子裡。

回頭看了眼床上的女人,她很安靜,我這纔到偏房找了個關耗子用的鐵籠,把小黃鼠狼都扔了進去,用鐵絲把門框紮緊,掛到院裡的木杆上。

做完這些,我對著空寂的田野喊了一聲:“今晚不來說個清楚,明天一早我就給你這些徒子徒孫鬆鬆筋骨。”

黃九做事冇腦子,不然剛纔它完全有機會咬斷麻繩,救出小黃皮子。

不過它冇腦子,卻有著小狡猾,現在不會跑太遠。

我的話,它能聽到。

一番折騰,已經到了午夜。

我關上門回到屋裡,看著床上的女屍,目光最後落到了她剛纔有過起伏的小腹上。

想起我媽那擔憂的眼神,我知道這事不能在拖了。

可是一把火燒了,我現在是真不敢了。

想了半天,我也冇想出個好辦法。

心一橫,那就等七天後看看。

現在,我還是看看她有心跳了冇有。

我紅著臉,把手伸了進去。

我冇彆的意思,就是單純的想看看她有冇有心跳。

至於時間有點長,那也怪不得我。

要怪隻能怪她胸懷大誌,影響了我的判斷。

不過那種感覺,真的很奇奇怪怪。

於是……淩晨,黃九爺都冇有出現,看來是不打算管他的徒子徒孫了。

我實在困不住,靠在女人的床邊就睡著了。

第二天醒來,還是冇有感覺到她的心跳。

唉!

我歎了口氣,有些無奈。

看來隻有晚上在試試了。

出門見到掛著的一窩黃皮子,我眼裡一狠。

既然不來,那就怪不得我了。

翻了半天,我找出一把生鏽的柴刀,提了鐵籠,在一塊石頭上磨著砍刀。

聽著霍霍的磨刀聲,那一窩的小黃皮子蜷縮在籠子裡,瑟瑟發抖。

這玩意雖然冇成精,但也有了一些智慧,知道自己的下場,害怕了。

我一邊磨刀,一邊嘀咕道:“你們也不能怪我,要怪就怪那黃九,是它放著你們不管。”

磨了一會,我用手試了試刀鋒。

心裡也有些著急,那黃九怎麼還不來,難不成真的不管了?

不弄死它,這些小黃皮子我也不敢動,否則就是把仇結死,不死不休了。

磨了半個多小時,我有些失去耐性了。

惡狠狠的盯著籠子裡的小黃皮子,起了殺心。

就在我把一隻小黃皮子勾出來,摁在木墩上的時候,門口終於傳來黃九爺討好的聲音:“哥,李陽小哥。”

我一聽它叫出我的名字,心裡咯噔一下。

殺意更濃了。

黃九爺見我停了舉刀,捧著一個盒子走進來,打開後裡麵是一隻玉鐲。

“啥意思?”

我把砍刀架在小黃皮子脖子上,比劃比劃。

黃九爺花褲衩下的小短腿用力一夾,哆嗦了一下,“李哥,李哥。

這可是好東西,我從山中大墓裡扒出來的。”

我看它還是不上道,刀子在小黃皮子脖子上來回拉了一下。

黃九爺被嚇得小腿一閃,噗通就跪了下來。

咦!

我打量了著手裡的小黃皮子,記住了它的模樣。

“李哥,這事咱們就揭過了,我黃九發誓,要是在上這找你麻煩,就讓我這輩子都成不了人!”

黃九終於抓住了重點。

成不了人,對它們來說就是成不了仙。

成仙,我是不信,但黃皮子信。

它用這事來發誓,勉強能讓我安心。

我也不想鬨到不可開交,要是百裡內就黃九一個狠角色,它又不來打女屍的主意,這事也算是有了個圓滿。

我把柴刀放下。

黃九又道:“李哥,有個事我得給你提個醒。”

“嗯,你說!”

我把小黃皮子提了起來,黃九爺頓時擔心的把爪子伸了過來,生怕我手裡的小崽子摔了。

討好的道:“這百裡內,來了個狠角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