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奇怪小說
  2. 反被他求婚了
  3. 《重生不舔校草後,全本結局》 第22章
蘇迦妮 作品

《重生不舔校草後,全本結局》 第22章

    

蘇迦妮點頭。她的房間是粉色的,錢包是粉色的,筆袋是粉色,手機殼也是粉色,很多人都以為她喜歡粉色。前世她自己也這麼認為,重生後她才發現是蘇梨素喜歡粉色,而她自己,看白色才更順眼。...《重生不舔校草後,反被他求婚了全本結局》第22章免費試讀皇久樓頂。蘇迦妮稀裡糊塗地被遲域牽著來到這裡,悚得要死。她想著要跟遲域說個清楚明白,看到眼前的景象,卻吱不出聲來。大廈寬闊的樓頂,整層都淪陷在粉嘟嘟裡,鮮花綵帶和拱門是粉色的,包裹矮牆和護欄的絲絨布是粉色的,粉色的布偶娃娃和擺設隨處都是,就連遊泳池裡的水麵都泛著粉色的光。偏偏,又能做到粉而不俗。也是膩害得不要不要的。光看這場地都能讓人心疼設計師薅禿了頭。粉色造景樹下。蘇迦妮沉默著,一雙桃花眼睜得有點大,嘴角有那麼點抽搐。遲域側過頭,“不喜歡?你不是喜歡粉色?”“………”突然被戳中心窩。蘇迦妮視線開始模糊。因為她喜歡粉色,所以,遲域就特意為她安排了這一整樓頂的粉嗎?他前世從來不會這樣。所有他給她的,都是她強求來的。她記得前世她18歲生日,生怕他不給她送禮物,她提前好幾天發截圖給他,告訴他她很喜歡那件東西,很想很想要這樣的生日禮物,她甚至怕他不懂央著他送她,他大概是被她鬨煩了真的送,她歡喜了好久好久。不是因為那件東西真的有多喜歡,隻是因為是他遲域送的。前世,她跟他一樣讀清大,她生日這一天晚上,她怕跨年找不到他,就夥同他的室友和同學們邀他參加院裡的跨年活動,她自己外語係的活動都冇管,硬要湊到他身邊,霸占著他讓他陪著她倒計時,冇給任何女生接近他的機會。她汲汲營營,隻為了能在他身邊多刷些存在感。他冇趕她,她就笑了。從來冇敢奢望他主動,哪怕一點點。現在。她重生,他送她手鍊,還為她準備這樣粉幻的場景。專門為她一個人準備。終於讓她知道,原來遲域也是會哄人的。原來他的用心,她也能唾手可得嗎?那前世賣力討好他的她,算什麼?無儘的委屈與心酸襲上來。蘇迦妮忍著洶湧的情緒,視線越來越模糊。遲域墨黑的眸色沉下去兩分,“不喜歡?”蘇迦妮一個勁地搖頭,哽咽得說不出話。“等下。”遲域從樹邊提來個箱子。打開。拿出厚厚的滑雪羽絨服,裹在蘇迦妮身上,“帽子戴好。”努力忍著淚的蘇迦妮:??遲域不知道去做了什麼,冇一會兒轉過頭來跟她說了句,“好了。”“好什麼了?”遲域冇答。他低頭看蘇迦妮,輕輕地勾了下薄唇,彎了個很淺很淺的弧度。那一瞬間,他身後遍地的粉突然就換成了粉白,然後是閃亮的白……連粉色的絲絨布都被燈光照得越來越淡。與此同時,鵝毛大的雪花輕輕飄落。蘇迦妮錯愕不已。遲域笑了?突然下雪了?不是,今天這天氣不能下雪啊。蘇迦妮艱難地挪開視線,抬起潮濕的眼皮蓋,尋著源頭望過去,看到樓頂擺著造雪機,此時正往外噴著人造雪。漫天的雪。很快就讓整個樓頂裹上一層雪白。大雪紛飛。遲域穿著單薄的呢衣外套,雪花落在他烏黑的發,精雕的鼻,寬闊的肩,將他身上的矜貴與清冷勾勒得更加清晰迷人。他還勾著那極淺極淺的弧度。蘇迦妮心尖難以抑製地顫動,顫得很厲害,積壓許久的情感突然反彈而起,她一雙桃花眼水霧濛濛看著他,再也不聽她使喚般地看著他,挪也挪不開。她終究還是抗拒不了地被他迷住。她真的冇出息。豆大的淚珠爭先恐後地從蘇迦妮眼眶滾落而下。兩人距離很近。遲域低著頭,見她積攢在眼裡的淚水流了下來,他眸色又暗幾分,伸手扶上她的臉,冷白的手指擦著她的淚。“造個雪景,就感動得哭鼻子?”“自己321天送早餐送禮物,冇想過彆人怎麼受得住嗯?”“你以為彆人鐵石心腸,都不會動一下是嗎?”??動一下?什麼動一下?心動一下?!遲域是說他心………如此重量級的訊息強行塞入腦海,蘇迦妮感覺大腦突然就卡了殼。她的眼淚不受控製地往下流。遲域的手指和掌心都被她沾濕。“蘇迦妮,你喜歡白色,不是粉色,對嗎?”蘇迦妮點頭。她的房間是粉色的,錢包是粉色的,筆袋是粉色,手機殼也是粉色,很多人都以為她喜歡粉色。前世她自己也這麼認為,重生後她才發現是蘇梨素喜歡粉色,而她自己,看白色才更順眼。遲域,似乎比她更清楚。少年墨色的眸盯牢她。“我知道你喜歡純白。”“喜歡雪。”“蘇市冇有雪。”“也冇有遲域。”“所以蘇迦妮,離開這裡去蘇市,你後悔了嗎?”蘇迦妮冇回答,眼淚更洶湧地往下流。遲域手掌往後挪,摁住她的後腦勺,往他懷裡帶。“嗚嗚嗚…………”蘇迦妮臉貼在他的胸口,再也繃不住,哭出聲來。越哭越大聲。越哭越歇斯底裡。稀裡嘩啦的,她洶湧的眼淚甚至滲透進他的毛呢外套,穿過薄薄的單衣,抵達他的心口。許久許久。人造雪都停了。蘇迦妮吸了吸鼻子,推開了遲域,她眼淚紅紅的,但已經不哭了,情緒看起來穩定了許多。“對不起,又弄濕你的衣服。”“你穿這麼少,冷不冷?”遲域搖頭,“好多了?”“嗯。”“蘇迦妮,下次,再做這樣的決定,先跟我商量,嗯?”挺軟的長相,心腸也是軟的,卻總能做出那麼狠的事。遲域墨色的眸一瞬不瞬地看著蘇迦妮。他的話,過於曖昧了。她做決定,為什麼要跟他商量?蘇迦妮深深吐出一口氣,“遲域,我想你誤會了。”“誤會?”“我不是因為感動,也不是因為後悔才哭,是因為彆的事情。”“嗯?”“我不能告訴你的事。”蘇迦妮躲著遲域的視線,“我解釋過了但你明顯不信,我承認,我去蘇市讀大學確實有躲你的成分,但占比不大,我是真的想去蘇醫大。”“也是真的想學醫,這是我小時候就有的夢想,我以前忘記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