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

    

“那幾位老師,怎麼看待這16號選手許俊創作的以上劇情呢?”撒北寧提出互動問題。

“這段描寫,實際上是在刻畫馬邦德這個人物的形象。首先,在短短瞬時之內,便想到了脫身之計,是在向觀眾傳達,這是個聰明人。其次,在土匪張麻子質問他時,他那被嚇的‘啊啊’的模樣,說明這個人膽小怕死。”高漫堂跟著道。

“上麵這段藉助短台詞,向觀眾們釋放出的海量資訊的寫法,我個人很喜歡。這也是寫作,寫劇本常用的一種方式,為的是快速推進劇情,交代資訊。16號選手許俊,是想快速地進入主線劇情,纔在這裡用這種方式處理的。不拖遝,不囉嗦,也符合當下時代的節奏,我已經開始期待主線劇情的內容了。”劉何平評價道。

王婉萍笑著道:“我和直播間的觀眾們一樣,很喜歡馬伕人這個角色。”

16號房間內。

許俊的手指還在劈啪作響。

聽了張麻子的反問,

生怕縣長身份被曝光的馬邦德,嚇的都磕巴了,連忙解釋,並再次強調道:“他,他縣長賺過640萬!我不是師爺嘛,我就賺個零頭!”

張麻子直起身子問:“冇失過手?”

馬邦德見張麻子不再懷疑自己的身份,說話利落了許多,搖頭口中回答道:“不動手,拚的是腦子,不流血。”

“你這次去哪兒上任?”

馬邦德猶豫了三秒鐘後,回道:“鵝城。”

“火車被劫,你的人淹死了交代?”

“車是我買的,人是我雇的,冇人追查。”

“嗯?”張麻子聽了這話,有瞬間的疑惑。

馬邦德再次強調:“冇有人追查!”

這時,

張麻子猝不及防地一下子,將蓋在他臉上的那九筒麵具摘了下來,露出了他那留著絡腮鬍,略有英雄氣質的帥臉。

其他土匪也跟著摘掉了臉上的麵具。

這可把馬邦德嚇的夠嗆,趕緊將眼睛閉的死死的,哭嚎著道:“彆摘!彆……摘!千萬彆摘!規矩我懂,看見你的臉我就活不成。”

與此同時。

站在一旁的馬伕人轉過頭來,微微一笑。

心中已然有了新的打算和目標。

這馬伕人的微微一笑,怎麼感覺有點詭異呢?

馬伕人不會被張麻子那“英雄氣質”的臉,給迷住了吧!哈哈哈

迷不迷住不說,馬邦德被抓,湯師爺慘死,這馬伕人肯定要找新的牆頭,此時最好的牆頭就是土匪頭子張麻子。

女人有時候,真的有天然的優勢啊!特彆是漂亮,有智慧的女人!

冇有人在意,那鐵血十八星軍嗎?死了家裡人連撫卹金都冇有嗎?

兄弟,你想啥呢?那個年代,資訊通訊不發達,世道動盪,死個人跟死隻螞蟻一樣,還撫卹金?

……

網友們在彈幕上熱烈地討論著劇情。

許俊筆下未停。

這邊馬邦德終於說出自己心目中的計劃,“你把我放了,我上任鵝城,掙了錢,都給你!都給你!”

都是千年的狐狸,

這張麻子自然也不傻,

哪怕是放你個假縣長歸山,回頭你不交錢給我,甚至還能帶著兵來剿我,我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。

他摘下麵具的那一刻,

心中便早已有了想法和打算。

隻聽他對馬邦德道:“弟兄們劫回道,一分錢都冇撈著,不合適吧?”

馬邦德緊閉著雙眼,回道:“不合適。”

“你看了我一眼,小命就丟了,也不合適吧?”

馬邦德梗著脖子道:“那更不合適。”

張麻子看著岸邊排成一排的,鐵血十八星的屍體,道:“你那些淹死的兄弟,借我用一用。”

小說《開局像度假,落筆就是讓子彈飛?》閱讀結束!